月冷千山

练笔和废话
bg bl gl 都吃

重来对酒 (压切长谷部×女审神者 R18)

啊??违规了吗,我好气哦

----------------------------

(一)爱意

“如果你还有一点羞耻心的话,请你马上下去。”

“你在说什么啊?羞耻心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是不存在的。”

他知道她一向如此,如果认定了想做什么,绝对不会听别人的意见,无论是作为审神者的时候,作为主公的时候,还是那天晚上与他刀兵相见的时候。她一向如此,从来不会顾忌别人怎们想,甚至也不太在乎自己的生死。所以又一次的,她通过饮酒这一形式来控制他。只是不知道这次她的目的是什么。

前任审神者,现任叛逃者,政府的通缉犯,堕落者的新军师,就是如今放肆的跨坐在他身上的这个女人。

“为什么不说话了”聪子伸出手去抚摸身下男人的脸,细白柔腻的指尖首先向他的眼睛抚过去,长谷部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他能够感受到她微凉的指尖,轻柔的像是柔软的羽毛扫过他的睫毛。

“我最喜欢长谷部的眼睛了,尤其是看着我的时候。”聪子若有所思的说道,但她身下的人仿佛像是睡着一样一句也不肯回答他,只有紧皱的眉头泄露出他紧张又愤怒的情绪。她的手指继续不安分的向下,想要向着那惯于严肃的抿着的双唇游移,这时候那人仿佛真的忍不住怒气,伸出右手攥住她这无比冒犯的触摸。

他睁开眼怒视那已经成为敌人的叛逃者,却只见她那似乎早有预料似的轻轻一笑,她本就堪称瑰姿艳逸,这一颦一笑之间,妩媚细长的双眼秋波流转,微微上挑的眼角像是更衬得她媚态横生,宛若春晓之花。他仍然记得,在从前那些审神者聚会时,她这副模样让多少人色授魂与,窘态毕现。他不知道那些人中到底有多少随着她成为堕落者,成为他们的敌人,但他确实知道那些追随她离开的人中对她存有爱慕之心的却大有人在。

“不要对我用您引以为傲的美人计了。”他嘲讽道。

聪子却丝毫不介意他的说法,她只是感受着这人紧握着她的手,这感觉有些像是烫伤,幻觉般的灼痛。真好啊,还能感觉到这人的手,隔着他的手套,她也能想象到那指节分明、修长有力的男性的手掌,每一次触摸都让她的心颤抖,如同一只弱小的乳鸽,既想要逃避这压迫感,又想不自觉的汲取这一点温暖。

“告诉我,在深夜的时候,有用这只手想着我自慰吗?”她笑着问他,这口气就像是谈论着明日天气一般寻常,全不顾自己说话有多么惊世骇俗。

“看来在那些渣滓群里只生活了一年您就变得异常无耻呢。”长谷部说话毫不留情。

“哎呀,哎呀,真是伤人心啊。不过呢,我确实知道你喜欢我的脚呢,尤其裸足在地板上走来走去的时候。”她不回应他对她堕落的指责。

“……”如果这作恶者说的是什么其他的好无根据的职责,他一定会立刻反驳她,为着自己身为刀剑除恶务尽的刚直和尊严。可偏偏,这一点上她说的确是真的。而他一向是最不会在她面前撒谎的那个人,无论是她曾经作为自己最深爱的主上的日子,还是如今被他所痛恨的反逆者的日子。

他爱着她,但他从未向她表现过丝毫的相同情感的回应,他明白他与她之间虽然看似接近,但却存在着永不可近的鸿沟。他们在这短暂的尘世间以超越凡人想象的方式相遇,但这相遇也不过如同神佛弹指,八百万神灵偶然的一瞥。终归是虚幻无着的,所有的未来写好了结局。即使能像恋人一样拥有炙热的情感,终日如同爱侣般相伴,结果也不过如同镜花水月,他会再次变成那锋利而脆弱之物,而她则会像每一个凡人一样带着一段空白的记忆度过短暂的一生。毕竟烟花即使再努力开放也不会结出果实。

而他对于她双足的迷恋,则始于很久前的一天,那是一个潮湿的阴雨天,因为前线屡屡大捷,本丸里也举行了庆祝宴会。那一日审神者因为喝醉早早退场,剩下的人没了拘束也开始没有节制的饮酒作乐。就连平日里素来严谨的他也被灌了不少,在大家酒酣耳热的半途才想起喝醉的主上仍然需要照顾。

他步履有些踉跄向着审神者的居所走去,等走到了才发现主上任性的将鞋袜扔在门口。他走到屋内,在昏暗的环境中反应了几秒,才发现她盖着一条白绸被,只露出纤巧的双足和乌黑的发丝。

在那神志和天色都晦暗不明的一刻,他竟以为她死了,像是一片苍白的月亮被天空遗弃在荒凉的人世。无由的悲伤如同潮水般涌上来,在心中堆积拍打着,这情感猛烈的让他感到恶心。他弯下腰去,下意识的用颤抖的手去触碰她那裸露的双足,却害怕是雪的温度。

终于,他碰到那她的脚,竟是温热的。他没感觉,眼泪竟流了出来,正滴在她那双脚上。她不知是被这泪水所惊扰还是被没关严的门漏近的风吹冷,瑟缩着翻了身,整个人埋进被子里去了。

不知是什么原因,他觉得身上没有一丝力气,那酒精带来的醉意像是随着那泪水蒸发干净。真奇怪,他想,身为刀剑的他并非是在战场,而是在这静谧黑暗的斗室里第一次意识到生命的脆弱和美丽,爱与死原来从不是泾渭分明。

但从此以后,长谷部确实再没有喝过酒,只是有些时候会对着主上瘦月般的足踝出神。

他陷入这凌乱破碎的回忆的时候,聪子却趁他不备摆脱了那手的禁锢,整个人俯下身子贴到他身上来,她能够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

长谷部厌倦了她着胡闹般的行径,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药研等几名短刀成员的安危。

“你把药研他们怎么样了?”他质问她。

女子像是恨他不解风情,解开他紧扣的衬衣领子咬他的喉结。细碎的发丝在他脖子上如同流水般拂过,他鼻尖能嗅到她身上隐约传来的幽香。

“只要你听话,他们会没事的。”这女子不以为意的回答。

长谷部想质问她,此前一起战斗生活的时候,难道她都是虚情假意的吗?为什么能够这样轻易的拿曾经的属下的生命作为筹码来威胁他?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他隐含着怒气问道。

“强❤❤❤奸你。”

愉快的长谷部小汽车

--------------

emmmm,哪里违规了???

评论 ( 16 )
热度 ( 94 )

© 月冷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