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冷千山

练笔和废话
bg bl gl 都吃

Masterpiece(三日月宗近乙女向)

完全没想到毒奶中了赏荻花……这个新景趣

Tips:1.女主性格恶劣(不是审神者)

          2.三日月形象完全是个人理解

---------------------------------------------------------

(一)冷漠

“我……我马上就会回来”十五六岁的少女,朱唇轻咬着,她有一双欲语还休惹人怜爱的杏眼。当下正和身边的青年告别,即使心里明白不久还会相见,但双眼的留恋却难以掩盖。

“没有关系,主上去忙吧,毕竟作为学生学业是您最重要的任务啊。”那男子回复道。

“那……那好吧,只要忙完,我回立刻回本丸,请大家等着我……”那少女临走前忍不住又回了几次头,只见那青年仍是站在原地目送,丝毫没有挽留的意思,虽然心下失望但还是转动了时空转换器,从控灵司消失了。

素野春水望了望那位审神者消失的背影,又瞥了一眼离站在控灵司藻井之下的那位青年,心想这人真是冷漠呢,多少次了,那女孩儿明明心存爱慕,他却表现得好像不知道似的。那人好似天生灵醒警觉,自然的看了过来,一双浮现新月的双眼似笑非笑,意味不明。春水没有移开目光,怡然自得的盯着他看,这世上生的好看的人多了,可好看到这种地步的就是屈指可数,年少不务正业的时候沉迷故纸堆,她一直不明白好看到用“风神秀彻”、“珠玉在侧”来形容的人到底要长成什么样子,直到见了眼前这位先生。

至于被看到面红耳赤?那怎么可能,一来,她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了,二来,她看这位先生完全是以一种欣赏艺术品的角度来看的。金阁寺美轮美奂,精巧靡丽天下冠绝,但能让你看红了脸吗?当然了,三岛先生可能例外。

“素野小姐真是有趣,总能让我想起一些曾经的时光”她听那位先生说道。

“想不有趣也是不行的,毕竟三日月先生您本质上可是个冷漠的人啊。”春水笑了笑,低下头不再看那人,专注的把今天审神者出入境情况做好记录。

等她忙完的时候,却发现那人还没走,正仰着头看那藻井。她意识到下班时间到了,那人若没有走的意思,自己也不必太忙。春水从办公桌抽屉里摸出女士香烟和打火机,旁若无人的点燃,轻轻地吸起烟来。丝丝袅袅的烟雾在这充满古意的仿宫殿的控灵司升腾起来,外人若进来,怕是要疑心起了博山炉,燃了沉水香。素野春水半眯着眼透过这薄薄的烟霞继续打量他,由于这点似真似幻的距离感,他的身形倒显得朦胧起来,那种因为本质而透出骨子里来的凛冽感竟然也变得有三分柔和,让他清隽的脸看起来竟有了点人气儿似的。

三日月仔细的看着那莲花藻井,八瓣舒展的莲花瓣,缠绵附丽的忍冬纹,四尾巡游的红鲤。这建筑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平安朝时期那些崇尚长安风物而营建起来的雅致的楼阁,其间往来的必然是风姿曼妙的仕女和言辞清辩的公卿。而他呢,在那个风雅的平安京里,唯一的作用是显示主人的高贵,只向少数有资格的人展现他不世出的宛如新月般的美丽。多么有趣,一柄刀剑没有作为杀伐的武器被使用,反而是作为艺术般的杰作被束之高阁了。自他作为付丧神被召唤到这世界以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用那种欣赏艺术品的眼神来看他了,她们总是紧张的脸红,额角冒着细汗,眼神害羞的躲躲闪闪,甚至说话时都会语无伦次。是人类的做派啊,人类的做派。

他当然明白这些女孩子们为什么这样脸红心跳,但是很可惜,作为刀剑而经历了漫长岁月的三日月宗近对于这些人类的情愫,确实没有什么想要回应的欲望。

三日月转过头去看那位小姐,她正起身看墙上的仿古钟,左手食指和中指仍夹着那细细的女士香烟,秀致的双手有如玉雕天成,无意识微微翘起的小指,漫不经心的竟像是意态从容的拈花菩萨。当然她可没那么庄严,那香烟的燃着一点柔媚的火焰,一闪一闪的像是漂亮女人勾人的眼睛。长发因为她的动作懒散的游移过耳后,她有点不耐烦的伸出右手将这抹夜色收拢到它应有的位置,露出小巧白皙的耳朵来。终于她看好了时间,抬头望着他,一双眼睛清澄有光。他仿佛能听见她稍显不耐的抱怨:怎么还不走?但他偏偏不想如她的意。

“我听闻素野小姐住在公署的秋荻寮。”三日月语气舒缓而悠闲。

“没错。”春水愣了一下,一时间不太清楚这位先生想干什么。所谓秋荻寮是时之政府在这个世界的常驻工作人员居住的地方之一,反正这里到处都看着像是荒郊野外,秋荻寮所在之处有一片辽阔名为“小星湖”的水域,每到秋日里,随处可见的就是荻花,附庸风雅的上司就将其命名为“秋荻寮”了。

“今日正是赏荻花的好日子。”她听见三日月说出自己的打算。素野春水才不相信,不过无所谓,反正生活这么无聊,看看这位先生想干什么也很有趣,反正自己一向对于长相美好的事物容忍度较高,如果实在不想理他了的话,就把他丢在秋荻寮那篇芦花之中好了。说实话,那里空荡荡的没什么活人,不知道到时候他还怎么赏荻花。于是她心底带着点愉快的恶劣,笑盈盈点了头。

“那走吧。”春水顺手捞起大衣。

(二)傲慢

二人不紧不慢的行走在人烟稀少的小径上,从控灵司到秋荻寮不近不远,正是一段还算好走的山路,且景色宜人。

秋日里漫步山林确实是再浪漫风雅不过的事情。这里到处生长着一到秋时就经霜而红的树种,日本红枫、鸡爪槭和火炬树连绵交织成一片片染醉的秋色,其间偶尔点缀着叶色金黄的无患子和黄连木。较低的草丛中葳蕤而生的有淡紫色的山麻,柔粉典雅的景天和清秀的千鸟花。空气里浸润着山间丹桂的香气,但由于这里四时好风常过,所以并不显得过于馥郁,只是淡淡幽幽的如同隔着水般传来。天际空旷闲远,偶尔几只飞鸟,雁鸣声声,有时阡陌之间会路过肥硕的兔子,让人看了不免起了秋日寻猎的心思。这样的佳景也不是每日都能看见,偏要等晴初霜降的时日才行。若赏得了美景,身边再有佳人,那确实是人生难得的快事,虽然这位“佳人”并不是人类,但春水此时却偏偏觉得这等典雅的景致,寻常人确实也是配不得。

两人山间秋游,心思都被这无边的秋意吸引了过去,仿佛彼此都忘了刚开始想干什么。虽然没有说话,气氛却相当闲适。春水在前面引路,三日月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还未到秋荻寮,他们到了那山路最高的地方,一座小小的供行人休憩的小亭子里。三日月凭着这地势,远远的就望见一片碧蓝辽阔的水域,想来这就是小星湖。湖边到处都是茂盛的芦苇,在这秋日湖边,看不到尽头的苇草生出的羽毛般的荻花浩渺而婀娜,较之水鸟秋毫更为洁白自由,但见得秋风乍起,如同卷起千堆雪。他们站在这亭间只闻飞檐下占风铎响出天外,白荻花飘飖而来,好一出流风回雪的人间清景。

他见那女子伸手去捉荻花,可那荻花轻盈的随风而过,她像是忘了他的存在般高兴的想要去追,经过他的时候,三日月伸出了手先捉住了她。

“素野小姐是怎么看待我们这些付丧神的呢?”他能感觉到素野轻柔的发丝经过自己的侧脸,如同抚子花枝般舒展。

春水转过头来看他,流苏在他眼角漾开,流水般的韵致。他的双眼生的精巧,有如靛蓝近黑的夜空中升起的金黄色弦月,专注的看着谁的时候容易让人产生认真的错觉。可是春水却明白,这月亮是何等的孤高,可望而不可即。即使距离这样近,她也不会生出亲切熟稔的感觉来,他天生这样,云端月一样而高傲,似近实远的俯瞰尘寰。就像现在,他真正想要知道什么,看似婉转的语气却完全没有给人拒绝的余地,从容优雅的背后其实就是不容忽视的我行我素而已。

“三日月先生看得到层林尽染和白荻如雪吗?”她的声音正如她的名字一般,然而可惜不是那种温柔的带着暖意的春水,是冬末春初,乍暖还寒时的凛冽,有一种刺人的美感。

他明白她的言下之意,果然不出所料,如同欣赏这枫林、秋水这样自然景观般欣赏着身为艺术品的付丧神啊,即使他拥有人的外表和情感,甚至因为灵力的缘故在身体能力上要比她强得多。这个人类,可真是傲慢啊。

“那么,这样又如何呢……”三日月俯下身来,无限接近她的脸,甚至能感受到她因为惊讶而稍显急促的呼吸,她淡雅古典的眉微蹙,看起来像是生气了。

这位先生可真是够任性的,自己身为付丧神对于人类的爱慕不屑一顾,但若是有人类不认同他的存在,他就要恶劣的报复人家,甚至动用自己的美貌,可真气人。幸亏自己对漂亮东西容忍度高,春水心想。而且,要比恶劣,她可是从来不落人后。

三日月注视着春水,却见她弯眉一笑,双手就势沿着他的手缓缓的向上绕到他的脖颈后,那双手所到之处带出一片轻薄的酥痒,她姿态婉媚,温热的指尖触摸到他赤裸的皮肤,轻轻一点,迅速的离开了,正如一只鹭鸟掠过水泽般悠游,却带出丝丝波纹。

“难波滩上芦苇短,片刻相逢片刻阑。岁月无端空等逝,飘零此世不多年。”三日月耳边响起清平调般的起伏宛转。而那双眼正如一江春水,横波带怯荡起千万的心思流转,高高的扬起又跌下。可是她的目光偏偏那样纯真而稚气,笑容里带着若有似无的羞涩,好似第一次同源氏学习古诗歌的若紫,丽质生光。他的双手不知不觉间放在她的双肩上,双眼情不自禁的舒缓开来。

素野春水心里几乎笑出声来,心底恶作剧的欲望不断的攀升起来。于是她踮起脚来,吻上了那微微失神的人的唇。

是清凉的气息,或许是薄荷……他心里猜测。三日月感到她柔软的唇自他的唇上一闪而过,翩跹如蝶翼,心脏好像触冰般凝滞而沉重的跃动了一刻。等他回过神来再去看那人的时候,却只见她在几步之外礼貌的向他招手再见,白色的大衣随风而动,她整个人苇草似的离他远去了。

-------------------------------

女主的那首诗是百人一首。本来想按照麦奶那首masterpiece写的,结果写成互撩了……算了,想看后续的宝宝们要留言啊,最近莫名想嫖爷爷。

 

 

 

 

 

 


评论 ( 7 )
热度 ( 7 )

© 月冷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