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冷千山

练笔和废话
bg bl gl 都吃

我不爱 (短打,一次完结)

第一次写全职,随便写写,勾搭同好之作,欢迎勾搭

01

如同银河倾泻般暴烈,如同雪花飘落般轻柔。

 

他脚下的雪原剧烈的震动,魔法结界破碎的瞬间,冰与雪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从深蓝色的夜空中急速的坠落,看起来像是亿万星辰于瞬间陨落,激荡的魔法元素在天边交织碰撞,呈现出多变诡谲的艳丽色彩。

“你一定会后悔的,杀死一头龙,你难道不怕龙的诅咒?”

“我不会后悔的,只要杀死一头龙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索克萨尔看着那庞然大物轰然倒下。他知道他在做什么,突破人类的极限,术士天然的羸弱,以一己之力在冰封酷寒的雪境中击杀一头活了很久很久的龙。因为他想要得到那头龙的逆鳞和水银般光亮的龙髓。看着吧,我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这是最后一次了,他挥起法杖,娴熟的释放出艰深的奥法,开始肢解这头莫之与京的魔法生物。

灭神的诅咒在旷野中散发出幽蓝的亮光,映照出索克萨尔的脸,平静无澜的黑色眼睛,银色的长发,黑色法袍。他像是过去的很多很多岁月缝隙中溜出来的一抹影子,沉默而强烈。

我当然不惧怕地狱,因为我业已沉沦于地狱了。

这世界上已知的最后一头巨龙,“银色飓风”萨维兰死于一名术士之手。

02

“你想做什么啊?”

“我太寂寞了。”

 

索克萨尔回到他位于远东的居所,这是一座位于高崖上的城堡。极目望去,所能看到的色彩就是茫茫的白色,暗沉的灰色。白的是广阔的雪原,灰的是无限压低的天空,天地之间是狂风骤雪肆虐。为了练习杀死银龙的方法,他在这个地方居住了很多年了,不过到底有多久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时间对他来说是没有意义的。

城堡里是没有风雪的,有常春藤,流水,开满蔷薇的回廊,偶尔有极亮的雪光透过魔法结界照在门前的狮子雕像上,整个世界好安静。而当他回来的时候,世界开始喧闹起来,门前的狮子雕像活了起来,它抖了抖身子,向他走来;雕花门上的青铜燕尾鸢也变成可以鸣叫的真正的生物,它张开双翼,向着索克萨尔飞来,最后落在他肩上。然后是敏捷的兔子,火红的狐狸,悠游于水中的文鳐鱼,拥有绚烂色彩的蝶,夏天里热闹的虫子,春天风里摇曳生姿的虞美人,秋天抖落一地金黄的枫树……

索克萨尔摸了摸狮子鬃毛,褪下黑色的兜帽,快步向着他的实验室走去,他已经等不及了。

索克萨尔活了很久了,久到他自己都不记得了,人活得久了就会有很多秘密。一个人长生不老的话,估计会把这秘密极力隐藏,但索克萨尔不会,因为他知道,知道他这个秘密的人早晚都会死去,早或晚。所以没必要隐藏,他唯一的秘密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座城堡了。

这城堡里除他之外的所有生物,都是他造出来的。嘘,他心里想着,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心脏剧烈的跳动。现在,他要做一件永远不会有其他人做的事,一个说出来所有人都会吓的跳起来的秘密。他要创造一个人,一个他日思夜想的人。

他走的越来越快了,终于开始跑起来,燕尾鸢在他身边低徊,他穿过长满高大杨树的树林,树叶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声响,明亮的光斑在他银白的长发和黑色的法袍上跳跃。看起来真的很像几个世纪之前的某个夏日午后。

那个下午,索克萨尔也是这样跑着,像是十六七岁的少年,他终于找到那个隐士了,他要去见他,求他或者逼他教他创造生命的奥法。

 “这个世界上好玩的事情多了,你想要什么都能得到,为什么非要学这样的禁术?”那男人懒洋洋的问他。

“可是除了他我什么都不想要啊。”

我只有这一个愿望而已,他这样想着。

03

如果我能够

 

你的头发,头发是金黄色的,像太阳一样喷薄的色彩,灿烂的味道,蓬勃的生命感,如同我十七岁时经过彻夜跋涉登上山巅所见的那种恢弘的景象,用落日沙丘的金色流沙来做;你的眼睛,眼睛是蓝色的,

像冬天里冰封的卡雷湖,没有积雪和阴霾,一片纯粹的蓝,用卡雷山脉的蓝宝石来做;你的身体,用路迦法尔王室迷藏的雪花石来做,哈,拥有再生能力的雪花石,你的容颜,血液,骨骼……都由我来琢磨,加入龙鳞,可以完美的操作风的元素,彻底的自由,完美的躯体。

你的性格,给你正直的品性,有如骑士般光荣;给你忠诚的品质,有如信徒般坚贞;给你善良的秉性,永不背叛自己的选择;给你乐观的笑容,永不服输的勇气;给你好奇心,博闻强识的潜力;给你冒险的精神,出其不意的锐利,给你智慧宽容野心,啊,把能够给你的都给你吧,只要我还有,如果我,尚有什么要求,和我说话吧,和我说你看到的世界,你眼中的色彩,你听到的声音,已经好久没有谁和我说话了。

最后是龙髓,将你的灵魂安置在这副躯壳里,我的爱人。

04

我最爱你,我只爱你,我们永远不分离。

 

他第一眼见到他的脸,心里像是一片被春风吹拂过的草地,柔软的,微醺。他对他笑起来了,他觉得这幽暗的空间亮起来了。

“你是谁?”他说,他想知道他的名字,听到他声音,了解有关他的一切,

“索克萨尔,我的名字,你的爱人。”

他笑起来,窗外是狂风骤雨,天黑的什么都看不到,他向他走来,像是带着风雨的气息,弯下腰轻轻地吻了他的额头,他听见他的细语:“亲爱的,你爱我吗?”

我爱你,他几乎本能的反应,可就在他要脱口而出的那一瞬间,一声尖利的咆哮呼啸而过,巨大的声响嘲笑着,你怎么可能爱他,你永远不会爱他,永远。

“不,我不爱。”他听见他说。

索克萨尔看着眼前的金发青年,他神色冰冷的看着他。窗外是一个惊雷,雪白的亮光劈开狰狞的夜色,他仿佛看到那头死去的龙诡异的银白身影。他笑了起来,把金发青年拥进怀里。

即使他不爱我又怎样,我啊,就像能找到创造生命的方法一样,有一天一定会找到解除诅咒的方法,因为我和他,要长久的活在这人世间。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2 )
  1. 江北-潮生渡我月冷千山 转载了此文字

© 月冷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