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冷千山

练笔和废话
bg bl gl 都吃

【喻黄】看桃花(一、二)

架空架空架空,重要的事说三遍

看桃花 喻黄

十四岁的卢瀚文没看过桃花。

卢瀚文住在一个北方国度,冬天十分漫长,酷寒而且竟日风雪飘摇。所以卢瀚文很小的时候,冬天里闲不住想出去外面胡闹的时候,母亲就坐在在温暖的让人想睡觉的火炉旁给他念故事,念什么呢?啊,江南三月,杂花生树,草长莺飞啦,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啦,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啦……当然,他年纪小,不会有什么美人如花隔云端的旖旎想法,但是他也想看看那些让诗人们心醉神迷的桃花是什么样子。所以他那时候非常盼望春天的到来,可是这里的春天啊,春天短的像蝌蚪尾巴似的,眨眨眼就不见了。要说春花,也是有的,自冰雪中长出的几朵簇拥着绽放的黄色的小花,冰凌花。还有偶尔冒出几颗纤弱的绿草,看着怪可怜的。然后,然后咻的一下春天就过去了,夏天就来了。

等到年纪大一些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住的地方根本不可能看见桃花啊,都是骗人的,为此他和母亲赌气了一个下午。可是日子毕竟还是要过下去,卢瀚文年纪到了,去国子监读书,他人聪明,学什么都快,术法不错,剑术天分尤甚,先生说很久很久没见到这么有天分的孩子了,所以有时在一些无关紧要的方面对他尤为宽容。

“看桃花,嘿嘿,喜欢上哪家姑娘了吧?”魏先生一点不像先生,有时候卢瀚文会想要不是他和现在掌权的那位陛下熟识,他怎么也不可能混入国子监当先生。和陛下熟识当然了不起,但是这位陛下最了不起,毕竟复国这种伟业写进历史也足以震古烁今。当然最了不起的就是即使是复国的皇帝,还是想要将禅让制延续下去,明明有光耀子孙后代的机会。

忘了说,他的国,名字叫蓝雨。那位陛下,不太喜欢人家叫他陛下,复国战争中,经常被人称为剑圣。

卢瀚文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他站在司天监的步天台,从前他只远远望过这里,这里最高,经过的时候忍不住会瞟一眼,听说司天监的人在这里研究星星的轨迹,勘校历法,还有传说什么可测国运的,总之是很神奇的地方。可他明明记得在此之前他其实是在含元殿,地龙烧的火热,外面下着雪,他和魏先生两人坐在茶几旁聊天,说了没几句,承明宫来了人,说陛下急诏。卢瀚文一人坐在含元殿,喝了会儿茶,等不到先生回来,便想着到外面的回廊里透透气。可外面挺冷的,雪停了,天色放晴,可以看见云和月,就是整个世界冻得像个大冰块儿。卢瀚文待了没有一刻钟,就急匆匆的往回走,快到含元殿的时候,经过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拐角时,他才发现有些不对,拐角旁的空地有一棵巨大的树,枝繁叶茂,开粉红色的花朵,偶尔有风经过,就有簌簌落英,月光好亮,照在树上又好像雪。他一时间愣住了,因为他知道这地方原来什么都没有。

他最后还是走了过去,想看的更清楚些,走进了才发现地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掩在桃花下的是一副卷轴,打开一看是一幅画。有小字写着“桃花流水”,看上去好像很普通,待他再看,画的好像就是他眼前这棵树,只是上面还有潺潺流水,偶尔花瓣掉落水中,会形成一个小小的涟漪,然后水底会浮上来一只半透明的浅红色生物,看起来可爱极了。一时不察就伸手去摸,然后他就到这儿来了。

也不知道是哪一年哪一月,反正不是他原来在的时候就对了。上面的天空看着很晴朗,显出一种鲜嫩的浅蓝,可以看见欲沉的太阳,周围是一片霞色。较远的地方已经有灯光了,想来快到傍晚了。明明是冬天,竟然鲜少的没有下雪,看起来有种乖巧的美。可卢瀚文没时间欣赏这鲜亮的美景,他烦死了,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他觉得只得先找个人问问看,步天台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人,他正想着下去再说,就听见一阵推门声,“什么新国师,我就不信他的水平会比魏老大高!”然后是蹬蹬蹬的上台阶声音,没有一会儿,卢瀚文就看清了那个怒气冲冲的来人。

是个少年,十三四的样子,一头深栗色的头发,眼睛在夕阳余晖中看起来像极浅的琥珀色,因为主人十分不快,所以像燃着了一样。卢瀚文总觉得看他有些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TBC

评论
热度 ( 4 )

© 月冷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