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冷千山

练笔和废话
bg bl gl 都吃

【喻黄】看桃花(三)

泰阶二十二年,黄少天十三岁,个子窜的不是特高,但是身手可灵巧,经常爬上魏琛家那棵大梨树四处张望,魏琛的宅子靠近雁回江,暮春时江风好大,梨花吹落了一片一片的,江水湛湛,冰消雪融了,经常有从帝都向南远航的船,有富丽堂皇的官船,也有落魄凋败的乌篷,每一天都可以听见喧闹的人声,偶尔有野鸭子经过,也应景的叫两声。管家魏伯在下面叫他,他笑一笑,仍然不肯下来。

有些时候,黄少天能呆上好久,等到太阳快落山,带着一身被江风吹出的寒气跳到地上,走到屋子里去看书练字,吃完饭还要练剑,然后复习复习术法,日月已经交替了,他就去睡觉。他睡的很安稳,每天都想着第二天魏老大可能就回来了。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魏琛的时候,太阳特晒,大夏天的热浪隔着好远就能看见,他又渴又饿,眼睛发花,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但一想到晚上可能也没饭吃就只好咬紧牙关撑着,准备找只肥羊偷吊钱买点东西来吃,魏琛就是他看上的肥羊。当然最后他被抓住了,魏琛用术法的,把他困在个小巷子里打转,根本出不去。他束手无策,贫穷的地方就是这样,想做点儿恶,手段也总是平庸。他一边想着晚上不仅没饭吃,估计还要挨顿打,然后如释重负的晕过去了。

等醒来后就看见个沧桑老男人坐在他旁边喷云吐雾,那烟在干燥的空气里缓慢的向上飘,他听那人问他爹娘是谁,家住哪里。黄少天愣了下,他觉得很有一阵子没和人说啥话了,当然他养了只瘦骨嶙峋的狗,叫大黄,没事的时候就和它碎碎念。家里没人,父母的记忆远了,模糊的如同镜花水月,记得清楚的事情大多是当小毛贼被追着跑的时候,他跑的快,耳边的风声呼呼的,真畅快啊。倒是养了只狗,他说。他没任何反抗,没什么可反抗的,他知道自己在干坏事,早就有被人揍一顿的准备,更遑论他根本没啥力气反抗。魏琛磕烟袋的手顿了一下,正要说话,门外来人了,是送饭的。

黄少天坐在床边吃饭,魏琛坐在窗边抽烟,俩人都不说话,夏虫都怏怏的,叫声不明亮。黄少天吃的差不都了,剩点儿悄悄藏袖子里,准备回去给大黄。可魏琛不讲话,他也不敢走,等了半晌,他听魏琛说,小子,愿意跟我走吗?他愣住了,然后马上说,可以吃饱吗?行啊,魏琛回答。那,那我带上大黄。大黄哦,大黄狗,魏琛说道。不啊,是只黑狗,黄少天说。

俩人沿着街走,去黄少天的狗窝找他的大黄狗,魏琛问他,这么饿怎么不把狗吃了?黄少天闷闷的答了声,那我和谁说话啊。大黄是黄少天捡的流浪狗,因得了次他给的吃的,便赖着不走,黄少天那时也想着赶它,可是它又几次三番回来了,他烦恼的挠挠头,只好跟它说,我可没吃的啊。他给他起名叫大黄,说,这样我们是兄弟了,你以后跟我混啊。大黄有时候带着他找一些别人扔的剩菜剩饭,黄少天也想着给他留些东西吃,这样算是相依为命。

黄少天带着大黄跟魏琛回帝都,沿途看到好多新鲜的东西,人,风景。有次魏琛给他展示术法,银盆里盛满水,他一直看一直看,看见自己在云雾缭绕间,趴伏在一只巨大的鸟的背上,那鸟飞起来的时候遮天蔽日,大地一片阴影,它一展翼,就有飓风,他们飞过广阔的平原,高山峡谷,飞到一片看不见边际的水域去了,黄少天完全说不出话来,那是他从未见过的广阔的水,江河湖海汇入其中,没有声响。他正暗自猜测这是哪里,就听见魏琛叫他的声音。

后来他跟魏琛说了自己看到的宏大景象,但又觉得自己词穷,讲不明白,魏琛云山雾罩的听了半天,疑惑又震惊的说,难道是海? 

TBC

评论

© 月冷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