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冷千山

练笔和废话
bg bl gl 都吃

【苏兰】当时明月在 (一)

架空,设定兰生只有两个姐姐,第一次写苏兰,请诸位多捧场

国庆节的时候,方兰生回了老家。因为机票没定上,最后只好坐火车,倒了几次车。老家变化不是很大,就是当年的那辆火车换新的了,兰生差点儿没坐上,新车又舒适又安静。兰生和一阿姨聊了聊天,倚着窗户睡着了。到站的时候是阿姨把他推醒的,阿姨一边催促他抓紧时间下车 ,一边说,这孩子怎么不走心。

兰生慌慌忙忙下车,时候是傍晚,已经有一丝凉意了,他打了个喷嚏,心里想着自己确实没怎么走心,往北边儿来竟然也没准备厚点儿的衣服。他下车招招手搭了个出租,上车就说,去琴川旅馆,司机一听就说,哎呀,小伙子回乡探亲啊,几年不回来了不知道琴川旅馆关门儿了?啊?关门儿了?兰生愣了下,然后说,那就去太平桥附近的旅馆吧,找个好点的。

司机载着兰生在琴川转悠,路过县一中的时候正赶上红灯,兰生看到一群才放学的孩子,穿着深蓝色的宽大校服,三三两两的从学校往外走,有个少年骑自行车,往前骑一阵又停下来,过了一会,后面的女孩子跟上来,男孩子等女生坐在车后座又悠悠的开始骑着车走了。到地方后兰生付了钱拖着行李箱往旅店走,他又累又饿,但最让人难耐的是他觉得困,火车上休息的不是很好。兰生洗了热水澡,吹干头发,关好门,爬上床睡觉,天色越来越暗,拉着窗帘的房间一点光也没有。

兰生做梦了,梦到很久很久前的事,那年兰生十七岁,屠苏十七岁,襄铃十六岁,还有好多高中同学,大家年级都好小,热闹起来声音好大。十七岁的方兰生缠着十七岁的百里屠苏,想尽法子让他教他骑自行车。

兰生那时没敢告诉其他人,自己十七岁还不会骑自行车,尤其不想让襄铃知道,方兰生家境优渥,父亲在外地开个小公司,兰生上下学偶尔是二姐开着红色小宝马把他送到校门口,顺便不忘了长篇大论嘱咐他好好向少恭学习,早日考上个好大学然后回来继承老爸的家业。少恭考上T大后,二姐为他新选的学习楷模就成了屠苏,你问他二姐怎么知道屠苏学习好?县一中浮夸的很,每学期全市统考结束,总在成绩单和校门旁的墙上贴“大字报”,无外乎我校某某同学又考入全市前十的第几第几名之类的。屠苏是继少恭后又一个常年霸占市第一名宝座的混蛋,方兰生心里想着,然后拒绝承认自己是个连自行车也不会骑的笨蛋。

百里屠苏长了个高个子,足球踢得不错,挺拔的像棵杨树,一点瘦弱的样子没有。穿一中的夏季校服,白衬衣黑色运动裤,加上一张帅脸,怎么看都是玉树临风的模样,更不用讲他学习成绩好的让人无奈。简直是女生们的大众情人,襄铃也是百里屠苏粉丝中的一员。方兰生自认也是帅哥一枚,但个子一直是他的痛脚,只好一边拼命喝牛奶一面心酸的看襄铃花痴讨厌的家伙。直到百里屠苏这家伙开始骑自行车,这倒好,帅倒一片学妹学姐,兰生真的受不了襄铃整日说他多好。

兰生以公谋私,仗着自己语文课代表身份,发语文作业的时候给屠苏写个小纸条,约他放学后学校车棚见。一下课,兰生就跟着屠苏,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地方。兰生以为那家伙每天冷着个脸就够让人讨厌了,没想到更气人的还在后面,那人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兰生说,我给你的纸条你没看见?屠苏说,扔了。啥?以为是女生写的,屠苏堪称波澜不惊。兰生要气炸了,这简直是火上浇油嘛。反正到最后,屠苏总算记得自己的名字长相,两人算是正式认识了,兰生当然心不甘情不愿,但心里还想着和他学学怎么利用自行车耍个帅,好让襄铃转而花痴自己呢。要是他年纪再大点儿就会明白,喜欢一个人绝对和他会不会骑自行车没关系。

两个人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成了朋友,兰生车没学怎么样,倒是有一大堆女孩子经常找他了,当然,是让他帮着递情书,兰生心里窝火,但还是帮递了情书。直到有一天襄铃也让他帮着递情书,约屠苏中秋节去广场看烟花。兰生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尤其不想看到屠苏面无表情的脸,他把情书拍屠苏桌子上,屠苏皱着眉看他,带着疑惑的神情,兰生说,木头脸,你就不能笑一笑,然后扬长而去了,他实在觉得自己脑子有病才会和百里屠苏交朋友。

那年正好是高三,中秋节前一天竟然还来了次突击考试,老爸老妈连同二姐都去省城看刚生完孩子的大姐去了,结果中秋反而就剩他自己在家了,还好保姆做了饭,兰生吃完饭洗了澡,心灰意冷的准备回二楼上床睡觉,他一点也不想凑热闹去看烟花,最不想看到襄铃和某人一起出现。

他换好了睡衣,正准备去睡觉,听见楼下有人喊他的名字,他疑惑的爬起来,套上衣服出去开门,就看见屠苏骑着自行车站他家门口。屠苏还是比他高上许多,路灯是一种柔和的黄色,照在他的白衬衫和脸上,让他看起来不那么冷漠了,竟然还有点温柔神色,兰生想自己脑子真是有点转不过来。

你来干嘛啊?不是约我去看烟花吗,屠苏声音平稳。啥?兰生反应过来真是无语了,他吞吞吐吐半天,结果还是没跟他说约他的人不是他,他一边暗自唾弃自己的小心眼,一边想着反正不是他的错。

兰生最终也没学会骑自行车,两个人去看烟花,兰生坐着屠苏的车后座,双手揽着他的腰,下坡路车子骑得飞快,屠苏的白衬衫灌满风,头发被吹的向后跑,兰生闻到他洗发水的味道,特别清新,但是具体是什么也说不上来。

到了广场的时候,人已经很多了,就是烟花还没开始放,屠苏带他找了个高地,车子停在一旁,兰生去买了两罐可乐,两个人站在那儿等烟花,期间竟然没人说话,等了一阵儿还没开始,兰生有点儿不耐烦,找了张报纸就坐地上了,刚坐下准备说点什么,就听见屠苏叫他。

兰生,开始了。他说。

成团成团的烟花簇拥着在黑蓝色的天空绽开了,艳丽的紫色,明亮的黄色,可爱的浅红,幽静的孔雀蓝,光影潋滟,映着他年轻英俊的脸,他忽然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四周人声鼎沸,混着烟火在空中爆裂的声响,兰生却只听见自己的心跳。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8 )

© 月冷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