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冷千山

练笔和废话
bg bl gl 都吃

【苏兰】当时明月在 (二)

字数没控制好,本来想帅气的上中下完结,结果最后要写四五章。ORZ

----------

兰生是被饿醒的,晚上八点钟,胃隐隐作痛。他从旅馆出来,想去超市买点东西填填肚子,问了老板娘超市的地方,正走到街角,就看见家粥铺,竟然还没关门。兰生进了粥铺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就拿着餐单研究,点了个陈皮山楂粥。兰生也会做山楂粥,不过是很久之前了。

兰生高考超常发挥,比模拟考试时最高分还高出20分,瞒着二姐报了K大的医学院。按理说,兰生报K大,还报了医学院,风险是比较大的。不过他那个时候年纪小,干什么事情都随心所欲,从来不犹豫,仗着年轻,也从来不害怕失败,失败了就再来一遍呗。可是要说心里没有一点忐忑,那也是不可能的。瞒着二姐填了志愿,兰生就心不在焉的在家里收拾东西,高中三年的旧书和考试卷堆积如山,夏季校服洗干净晾在阳台,风一吹,影子就跟着晃来晃去,虽然再也不会穿了。

兰生整理到一半儿接到班长的电话,说是要组织班级聚会,让他顺便给屠苏打电话通知下。他把手里的活儿一扔,去冲了凉,换上凉快的T恤和短裤,迫不及待的想出去放松下心情,出门儿的时候二姐正叫他,臭小子去哪啊,要吃饭了。兰生头也不回,喊了声,今天有同学聚会啊。他离开家,先去了附近的超市,买了个冰棒,橘子葡萄混合口味,一块五毛钱,拿在手里凉凉的很舒服。兰生站在超市门口的七喜伞下,撕开包装袋,咬了两口,打电话给屠苏。

嘶,出来玩儿吧。兰生使劲咬碎了口中的冰棒,吞了下去,牙冰的厉害。和谁?班长他们说今天来次聚会,毕竟过不了多久大家都要各奔东西了。电话那边顿了下,兰生吸了吸冰棒上化开的甜水说,去不去啊?去哪里,屠苏问他。去琴川旅馆,他家前面有个不错的小酒店,班长在那里订了桌子。兰生说道,冰棒吃完了,因为化的太快,手上黏黏的,他走出阳伞,去扔冰棒的包装皮,太阳照得他有点晕。对了,别忘了顺道来接我啊,你骑车来吧?好,屠苏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兰生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声音,嘟囔道,这家伙什么时候能改改不爱说话的毛病啊,交流起来真累啊。

屠苏来的时候,兰生趴在阳伞下老板卖冰糕的桌子上差点睡着了,直到感到脸上一冰。睁开眼就看见屠苏拿了瓶冰可乐放他脸边儿上。兰生爬起来白了他一眼,顺手打开可乐,可乐直往外冒气,兰生迅速的喝了口,抬头看他。屠苏站在他前面,午后的阳光里,平日里黑色的头发逆着光看起来竟然像是一种极深的栗色,眼睛看起来好亮,耳朵被太阳照的显出薄薄的红,看起来极漂亮,风华正茂的合适,英俊潇洒的正好。兰生简直觉得太阳直接照的那个人是他了,脸红心跳,不在话下。

干嘛干嘛,怎么不说话,你傻不傻,还站在太阳下?屠苏听他说话,抬起手腕看了看表,问他,还不走吗。兰生看他皱了皱眉,觉得真是完了,自己真是没救了,完全快成了屠苏粉丝团那一类了,脑袋更晕了,模模糊糊净想着二姐没事在家看电视剧花痴时说的话——没办法,姐儿爱俏~我呸,兰生赶忙唾弃自己。

毕业聚会,别称散伙饭。一群十七八岁少年少女,喝三四瓶酒,唱一两首歌。流程大抵如此。兰生和屠苏去的早了点些,四五个人围着桌子打扑克。兰生站后面看屠苏出牌,他说,哎哎,木头脸这里应该出两张A,这里该处一张K,这样那样……哎,这样你和某某不就赢了,双飞了吗?唠唠叨叨的让屠苏心烦,屠苏说,某某下次你让兰生上,我和他双飞。兰生脸爆红,心里有心思的时候,听什么都觉得旖旎,双宿双飞。他只好安静的闭了嘴,说去帮着搬啤酒。屠苏看他仓皇的离开,不动声色的继续出牌。

吃完饭,一群人往KTV逛,三三两两,前前后后,竟也拉长了战线。兰生和屠苏走在后面,兰生还因为刚刚的事觉得尴尬,学着屠苏安静起来了。结果反倒是屠苏先说话了,他说,兰生,我不会唱歌。兰生一下子就笑了,他睇了屠苏一眼,发现他竟然有点小尴尬,这下好了,兰生觉得自在多了,笑着说,没关系我罩着你。

果然,大家起哄让屠苏唱歌,兰生说,朝我来朝我来,这家伙不会唱歌,屠苏也顺势而为,说兰生最爱唱歌,让他去唱。兰生拿了麦去唱歌,后面的女孩子赶得急,说,方兰生你快点,唱完了我们唱,班长就问他说,粤语的没问题吧?行行行,兰生答道,心中自付,我可是麦霸级别的。音乐响起来了,是张敬轩的《春秋》,兰生早忘了歌词,盯着屏幕跟着唱,唱到“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不配有憾事”,唱的太高走音了,下面一片笑声,兰生转过头来看,正好看见屠苏也看向他,这下连词也忘了看,只听见张敬轩唱的下句,你没有共我踏过万里不够剧情延续故事。兰生想着,真不是什么好词。

不过到最后,屠苏到底是抵不过大家的连番攻击,答应去唱歌,唱的是什么兰生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大家笑的东倒西歪,嚷着以后每年聚会都让屠苏来唱歌。以后每年,兰生看着那些醉了的和清醒的,即将各散天涯的家伙,觉得它真是个好词。当然没人知道他心里更高兴的是,他不会和木头脸分开,他们报了同一个城市的学校,兰生曾装作不经意的问过屠苏。

兰生知道自己被录取了后,长出了一口气,他开心坏了,当然,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二姐最后还是知道了,直道兰生从来不肯听话,不过二姐最疼他,最后也只好妥协了,只是经常抱怨他,说兰生惹她生气,一生气胃就疼。兰生就去买山楂和陈皮,学着做山楂陈皮粥,煮粥的时候厨房里热气袅袅,能听见二姐在客厅里看电视发出的笑声。

这是最无忧无虑的一个夏天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月冷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