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冷千山

练笔和废话
bg bl gl 都吃

【苏兰】当时明月在 (三)

太平桥。实在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座桥,全中国可能有许许多多叫这个名字的桥,可方兰生从小到大,心里总记着琴川的太平桥。

“是吗?所以说,要计划明年重建?”兰生在粥铺里喝粥的时候听见两位客人谈论着琴川政府众所周知的建设计划,要重建的,就是太平桥。

兰生离开粥铺后,不由自主的向着记忆里太平桥的方向走。其实距离真的不是很远,左不过一二百米。走到地方了,兰生才发现,他离开琴川真的是很久了,桥边有两个路灯,现在只有一个还亮着,深秋时节还有几只飞蛾瑟瑟的抖动着翅膀在灯光处飞来飞去。太平河从桥下匆匆流过,水声很小,兰生不知道,是河水的流量变小了还是进入秋季到了旱期,从前听到的那种滔滔而流的声响没了。它整个隐没在黑夜中,像是睡着了一样,偶尔有晚归的车经过的时候,兰生才能借着车的灯光看清楚它的全貌,太平桥,是真的很旧了。有那么一瞬间,兰生真的很想去看看自己的名字还在不在。

K大的医学院口碑好的很,但课程非常紧,按照师兄师姐的话说,开学早放假晚,本硕连读等于再过上七年的高三生活。兰生性格跳脱,少恭说,连读七年正好磨磨性子,涨涨耐性。兰生的大学生活过得艰难,常常觉得自己像是机器人,每天固定时起床,固定时间吃饭,长时间的上课和伏案苦读,然后剩下的时间会想想屠苏。屠苏在T大,当了少恭的学弟,学了土木工程。两个人短信联系的多,偶尔打个电话。

兰生还在暗恋中,暗恋对象毫无疑问,他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不拘节,但有些事情他看的很清楚。如若他并无所爱,那就要早点下手,兰生遵循这样的原则。他自认知道每一个和屠苏熟识的家伙,并未觉得有谁算得上对手,但是暗恋要转明恋,也不能操之过急。

大二上学期的春节寒假,琴川难得的下雪了。兰生下火车就看见二姐的红色小宝马,二姐年前订婚了,对方是国企高管,长得帅学历高,难得还有个好性子,对上二姐这种暴脾气却温柔似水。兰生直打趣她瞎猫碰上死耗子。二姐瞪他,大波浪卷长发一甩,因着过年又穿着火红的皮草,皮靴踩在雪上咯咯作响,有气势的很。兰生看着她走在前面,心里莫名惆怅,又替她高兴,二姐要出嫁了。

挨到腊月二十六,阳历二月十二。兰生觉得可以趁早和屠苏说清楚,运气好的话,今年可以一起过情人节。他还熬了好几天的夜组装军舰模型,英国皇家海军舰队,准备当礼物送给屠苏。上午的时候被襄铃打电话叫去陪她逛街,路过太平桥的时候,正好遇见屠苏和少恭。几个人打了招呼,兰生一激动就说,木头脸下午出来玩。屠苏才开口,还没讲话,少恭先说话了,正好,我们都闲着,大家一起出去聚聚吧,襄铃第一个举双手赞成。得,计划好的事情又泡汤了。

好在最后几个人一通瞎闹完了,就剩兰生和屠苏两个人一路,兰生成心不打算打车回家,两个人沿着大街往家走。天上还飘着小雪,偶尔能听见几声爆竹的炸响,大街小巷都是热闹的烟火气息,兰生心底乐陶陶的,两个人不讲话也觉得自在。

快走到太平桥的时候,兰生说,哎,屠苏,你知道太平桥另一个……

兰生,我有喜欢的人了。

心理学上说,当我们面临巨大损失的时候,悲伤会经历明显的五个阶段,首先就是否认,因为损失无法想象,我们无法想象惨剧真的发生了。(1)兰生直接愣住了,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说,木头脸你说什么?他觉得自己根本没办法思考,一定是哪里出错了。屠苏转过身来看他,他神色认真,我有喜欢的人了。两个人正站在太平桥上,桥下河水结了冰,一点流水声都听不到,兰生抬起头看他,雪下的大起来了,雪花簌簌的从天上往下落,落在他的肩上,落到地上,落到结了冰的河面上,寂静无声的。薄薄的积了一层,路灯一照,一片明晃晃的白,兰生眼睛耀的疼。

如同冬天饮冰,五脏六腑都觉得寒冷。

是吗,是谁啊,一定长得很漂亮吧,兰生笑着问道。是低一年的学妹,屠苏也笑了。兰生看着他笑,心里像燃着冰火,一种冰冷的愤怒,他想揍他,他想说,你不是平时都不笑的吗,现在为什么要笑,你到底知不知道,我难过的快说不出话来了,她凭什么得到你的喜欢,我认识你最早,和你一起骑车,看烟花,给你挡过女生的情书,聚会上帮你唱歌,和你一起扛过高三,甚至还为了你报了K大,你到底知不知道,她凭什么啊,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可到最后,他什么都没说,像泄了气的皮球,他知道一切都是一厢情愿,即使再委屈,再伤心,也没资格讲出口。更何况,她让他笑了。

兰生忘了怎么和他告别,回到家里倒头就睡。真奇怪,明明这么伤心,竟然还能睡着,他想着,一定是最近熬夜太厉害了。不过,那东西,大概用不到了。

然后二月十四平静的过了,兰生窝在家里打了一天游戏。接踵而至的就是春节,二姐在家门口挂起了两个红色的灯笼,兰生打下手贴春联,再来就是应酬。无非就是拜年,赶场儿,吃饭喝酒。方家人多,七大姑八大姨,喝醉了的还要扯着他继续,一边喝一边说,大侄子年轻有为啊,考上K大的时候开不开心啊?开心啊,开心的不得了,兰生也喝醉了,口齿都有些不清楚,他说,要是能永远那么开心就好了。

方如沁夺了他的酒杯,说他不能再喝下去了,兰生乖乖的,说,二姐我最听你话了。如沁开车载他回家,兰生躺在车后座问她,二姐我帅么?如沁说我弟弟最帅,兰生说,二姐我聪明吗?如沁说,聪明啊,要不然怎么考得上K大。兰生乐了,他说,真的吗,二姐你是不是骗我?如沁说,我弟弟最好了,又帅气又聪明,家政全能,爱家听话,没人比我弟弟更好了。兰生就笑着说,他说,我这么好,我这么好,他为什么不喜欢我啊,二姐,你说,为什么啊?他声音越来越低,带着点哭腔,如沁转过头去看他,发现他已经睡着了,模样安静,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结果大年初七,兰生住院了,酒喝太多,再加上熬夜,胃粘膜出血。护士长一边给他扎针,一边说,现在的年轻人一点也不注重健康,不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吗。兰生怏怏的倚在床上,不讲话。本来打算按时返校,最后也只好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一直到春节结束,兰生都没和屠苏联系。

有一天兰生到医院复诊,经过太平桥,正撞上小姨家的表弟和他的小女朋友在太平桥溜达。两个人拿修正液在上面写东西,兰生悄悄凑过去看,看到这俩小家伙的名字,并排写在一起。兰生说,哈哈哈,你小子敢早恋,小心我告诉你妈。表弟本来想在女朋友面前硬气点,但一听说兰生要告诉他妈,立刻妥协了,他说,好吧,你想怎么样。

兰生摸了摸鼻子,觉得没意思,竟然还和小孩子过意不去,就随便说,把我的名字也写上吧,表弟老老实实的写了“方兰生”三个字,然后问道,你喜欢谁啊,不是要像我们这么写?我喜欢谁?我谁也不喜欢,兰生说,你就写,就写,方兰生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哈哈。在表弟和他女朋友鄙视的眼神中,这几个字最终留在太平桥的一个小角落上。

后来兰生把这事跟二姐讲了,二姐说,你怎么还像个孩子,兰生没脸没皮的说,我在二姐面前永远是个孩子啊,如沁白了他一眼。“要是能永远那么开心就好了”,小孩子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

离开家的时候,照例是二姐开车送他去车站,经过太平桥的时候,兰生特意瞥了一眼写了他名字的那个方向,那天晚上的话,他没讲完,他当时其实想说,屠苏,你知道太平桥的另一个名字吗?小情侣管它叫情人桥。

相爱的人把名字写在上面,整整齐齐的对着,亲亲密密的挨着。仿佛一生一世。

-------------

(1)出自微博里关于人在遭受重大损失时的心理变化

--------

此章写的真累,蛤蛤蛤蛤,还有,为什么我到现在一个小伙伴也没认识,这不科学!

本文HE,不用担心

评论 ( 12 )
热度 ( 18 )

© 月冷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