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冷千山

练笔和废话
bg bl gl 都吃

【苏兰】当时明月在 (四)

我们来看看少侠这里发生了什么?

----------------

如果一个陌生人看到百里屠苏十一岁以前的照片,很难将他和青春期时的忧郁少年联系到一起吧。

百里屠苏在很久以前不叫这个古怪的名字,他叫韩云溪,听起来可能还有点像个小姑娘。韩云溪住在一个非常小的城市,大概在靠近西南的远方。夏天雨下的很大,小的时候,一放学,可以看见母亲拿一把黑伞在学校门口等他,伞一撑开,似乎就看不见外面的景象了,四周是一片灰色的雨幕,母亲给他套上厚大衣,两个人相依相偎着往家里走。有时候云溪会开心的和母亲说说学校里发生的事情,虽然母亲不怎搭话。

韩云溪关于父亲的记忆就是争吵,没完没了的争吵,从白天到晚上。母亲是小银行职员,父亲是中学教师,不知道两个人是怎么相遇,怎么结婚,怎么生下一个孩子。两个人不吵架的时候,春天的下午,云溪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写作业,父亲趿拉着一双蓝色的旧拖鞋,穿老头衫,摸着他的头说,长大真奇妙。母亲在厨房里炒菜,开着的窗户向外散发出辛辣的味道,家里养的老猫不适应的“喵喵”叫上两声,日子又悠闲又长久。他们一开始吵架,就看不到他了,云溪搬着凳子到外面呆上一下午,猫咪趴在他膝上,野草长得又细又长,惹人怜爱的绿色,云溪会揪下来几根逗弄想睡觉的懒家伙,猫咪不开心的伸出爪子来捉草。等太阳快沉下去了,云溪就抱着猫咪回家,父母两个不再吵了,就是不说话,眼神冷冷的,除了吃饭的时候叫他,好像照样看不到他,云溪摸摸猫耳朵想,长大多可怕。

可是云溪好爱笑的,也许他真的相当聪明,他也学着“看不到”父母吵架时候的模样。春日将尽,风大起来了,云溪就出门放风筝,风筝是父亲好几年前给他做的,那时候父亲和他讲,自己年轻的时候想成为物理学家,专门研究在天上飞来飞去的东西。风筝线又细又长,云溪在下面跑,风筝就慢慢飞起来了,水红色的燕子形状,拖着两条长长的浅蓝色尾巴。太阳照得他出了一身汗,可是风吹起来凉凉的,带着即将而来的夏日的爽快。只是每次这样快乐之后,云溪总觉得莫名其妙的惆怅,人不可能总是快乐啊,他早就知道。

春天结束了,夏天来了,又开始下起雨来。不知道为什么父亲开始高兴起来,可能是中学建了新的教学楼?谁知道呢。反正家里的气氛变得好多了。云溪上学放学,走在回家的路上也觉得心里一片明亮,一回到家里就可以看见母亲的笑脸,或许还可以温柔的亲亲他。

直到云溪知道了父亲开心的原因。中学扩建的时候,招了新老师,年轻的女物理老师,温柔美貌,走起路来带着一阵香风,眼睛里带着美好的笑意。父亲的手轻轻搂着她的肩,两个人在长满荷花的小河边散步。他笑得那么欢快,仿佛那些被时光与生活消磨的锐气和理想重新生长出来。他们都没发现拿着鱼竿要来钓鱼的云溪。

云溪回家了,扔了鱼竿,一路跑回家,快到家的时候摔了一跤,膝盖磕破了,正碰上下班回家的母亲,她蹲下来看他流着血的伤口,问他,怎么了?云溪哭了,声音好大,他喊着说,好疼啊,我的腿好疼。他有了第一个秘密,一个不会和任何人讲的秘密。从此以后,云溪很少和父亲说话了,母亲看他的时候,他也会不自觉地转过脸去。

知道父亲离家出走的那一刻,云溪几乎是微不可查的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不再面对那个人了吗?心里是这样想的。可是母亲却越来越沉默,家里没有人再说话了,日复一日。云溪总做恶梦,梦里面母亲歇斯底里的问他,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他。他吓醒了,再睡不着。夜里去客厅倒水喝,月光照进来,四周静悄悄的,他坐在沙发上,悄悄的说,小声的说,对不起,对不起啊,妈妈,对不起。

带着这样的愧疚成长的云溪也渐渐的笑不出来了,他只想着让母亲更高兴点,取得好成绩吧,取得好成绩母亲会开心点吧,应该,会吧。十二岁的韩云溪的作文在全市得奖了,是关于梦想的话题,云溪写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

那天他回家很早,准备给母亲一个惊喜,她会为我骄傲吗?他想着。他一直等,等到人们都下班了,天黑下来了,邻居的家里小孩子吵闹的声音响起来了,母亲还是没有回家。他睡着了,仿佛听见母亲叫他的名字,抬头一看,她站在他面前,她好年轻,穿了一件嫩绿色的长裙,眼睛明亮,笑起来有两个梨涡,走起路来,手腕上的银镯子叮当作响,原来她也曾经有过这样蓬勃的青春,这样明媚的笑容,他从来没见过。她摸摸他的脸,说,好孩子,我要走了。他伸手去抓,什么也没有。

云溪最后是被邻居的敲门声吵醒的,他跟着邻居去了医院,那里有好多人,穿着白色的衣服走来走去,云溪身体发抖坐在医院的椅子上,直到有人来,跟他说了什么。

他成了孤儿了,失侍失怙。未满十二周岁。

到底为什么,这世界上会有人去伤害根本不认识的陌生人呢?难道是因为虽未谋面吗?所以可以不带感情,甚至不把他们当做同等的生物,像杀害一只鸡,一只狗一样的去杀害同类吗?到底为什么啊。

他的母亲,死于一场拙劣的银行抢劫案,犯人被当场抓获,只是她连中七刀,死于失血过多。在此之前,这人和她和他生活并未有过一丝交集。

好多年后,已经成为屠苏的他,想起那个寒冷的夜晚,想起他十二岁的梦想,默默的笑了出来,阳光和他小时候并无两样,温暖的,明亮的,夏风就要带着雨水来了。

你想要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吗?

如果有选择,我一定不会想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我也不想成为一个有故事的人,因为了不起,有故事,意味着不间断的坎坷,磨难,让人心碎的失去,被强迫的成长,充满伤心的回忆,我想要成为最普通的,庸碌的人,每天过着枯燥的生活,三四十岁的时候会因为应酬而长出的啤酒肚而烦恼,因为子女叛逆的青春期而头痛,这样的平凡的人。可是又如果,我平庸,不起眼,一辈子没有什么大成就,我就会得到幸福吗?

----------------------

这章兰兰正在两个姐姐和父母的宠爱中,没心没肺的生活着。我们也不知道,命运为什么如此不同。


评论 ( 7 )
热度 ( 12 )

© 月冷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