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冷千山

练笔和废话
bg bl gl 都吃

【苏兰】当时明月在 (七)

BGM 陈小春 献世


他们竟然一直没再联系,从那个雪夜开始。兰生有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自作多情的可以,看吧,就算是朋友,也不会这么久不联系吧。不过,谁知道呢,他永远搞不懂屠苏在想什么。

春天来了,学校里先开的是花朵细碎的淡黄色迎春,一丛一丛的,像是灿烂的小星星,然后是开满学校主道和广场的桃花,娇柔粉嫩,映的天空都泛起绯红,再来是小花园里的郁金香,鲜红的花朵迎风招展,像一颗颗炽热的心,只可惜室友有花粉症,一直在打喷嚏。一切都是太平盛世的怡人景象,偶尔带点让人遗憾的小故事。

兰生的失恋实在是算不上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连告白都没来得及说,或许连失恋都称不上?他自嘲道。

傍晚的时候他就去操场跑步,懒得时候就沿着跑到走走。风凉天蓝的时候,会有附近的小孩子和家长来放风筝。燕子形状的风筝呼啦呼啦的作响,原来越高,兰生抬着头看,脖子酸了就低着头往看台走,看台是给运动会观众建造的,平常几乎没人。后面是一条林荫道,一排排杨树又高又茂密。

他就站在看台上往下望,这个时候终于能感受到那种孤独。但非常奇怪,他没有那种呼天抢地的悲伤。心里头如同宋明山水,一片明净。留白同氤氲的墨色看起来都非常协调,看久了才觉得有种天长日久的难过。

春天快结束的时候,他终于又有了他的消息,他给他发短信,没有十个字。他问他,最近还好吗?

他看着手机,点了好几下关闭,但好像手有点不听使唤,半天才关上。就像平地里摔了一跤,想要发火却发现只能和自己生气。说什么好呢,就因为一条在他看来无关紧要的短信,他却觉得愤怒悲伤起来。回他些什么呢,兰生胃疼起来。他在床上趴了一下午,宿舍里就他一个人,他抬眼看雪白的天花板日光从一边走到另一面,只得回了他个“还好”。

隔了一周,K大组织联谊会,条幅挂在宿舍楼下。寝室的几个单身狗讲好一起去参加,兰生本来不打算跟他们去胡闹,但一想起来那条短信,就觉得不服气,于是决定“同流合污”去看看,反正没啥损失。

因为其他几个人张罗着打扮,所以出门倒是稍微有些晚了,到了地方才发现居然是和P大联谊。兰生的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但是转念一想,那人已经有女朋友了吧,根本不可能来。

结果到底还是老套路,胡乱闹了一通又决定去K歌,大家都是年轻人,熟起来倒是很快,除了扯着嗓子喊得,都在努力寻找话题聊天。兰生也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他正兴味索然就听见P大两个女生窃窃私语。

“土木工程的那个系草,你没听说过?”

“啊啊,就是那个百里是吧,我知道啊,听说有女朋友了,没戏没戏,再说有戏的话今天干嘛来联谊啊。”

“诶,不是吧,有女朋友?我听说会长想找他来参加活动撑场子来着。”

“呵呵,不是没来吗。”

兰生倚在沙发上,包厢里灯光很暗,他在喧嚣混乱的闹场中听到有关他的消息,有关他和某个她的故事,和任何一个陌生人并无不同。这让他觉得有点奇妙,多日以来那种烦躁的感觉如云散烟弥。心里是空荡荡的,仿佛轻轻敲击就会有回声的山洞。

如果一切就这样持续下去,或许他会像每一个真正失恋的家伙,痛哭一场,然后慢慢痊愈起来。再次成为一个渴望新的邂逅,新的情感,新的分别的平凡的青春动物。可惜,或许,他不是那么有运气的家伙,不能得到一个平凡的眷属。

他没搞明白,他猜自己幻想太多。像他躺在病床上无数次幻想的那样——他来了。

他还穿着西装,外套的扣子是敞开的,白衬衫因汗水贴在他优美的的身躯上,黑色西裤和皮鞋上似乎也有灰尘。可却他紧抿着唇,神色冷峻,一双眼睛似乎并没有着落,没有人知道他看向哪里。身后的大堂明亮刺眼的光,透过他打开的门,掷了下来。

他就像以前的无数次一样,如同一座悬挂在空中的巨大的玻璃建筑,一切精巧的结构反射着让人眼痛的冷光。辉煌,遥远,孤独。兰生知道完了,他那别爱他人的愿望立刻就破碎了。他几乎受不了他一点伤心孤独的表情。难道他在整个高中时代除了他以外就没有任何朋友了吗?难道他不会喜欢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吗?可是每当他想要离开他去纵情欢笑的时候,他总会不自觉地想着,他那么孤独,而我是他唯一的朋友。

每一次,每一次想到他是唯一的,他就会拒绝那些邀约,转而计划一些两个人也能做的趣事。这座玻璃城堡只能由他一个人来观赏。即使大多数时候,他确实是不明白他为什么看起来不那么开心。

可是现在算是怎么样呢。他已经不是唯一的那个人了,似乎连站在平原上欣赏的资格也没有了。他无比平静的发现,他还是喜欢他,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成熟自然的承认自己失恋。

“啊,百里,你来了。”

“嗯。”

是真的。

--------------

我们要进入一个小高潮了,啊,节奏真是慢,感谢大家不嫌弃。不要大意的给我评论吧。ORZ,推荐BGM呦,弄了半天才明白怎么发站内链接

评论 ( 8 )
热度 ( 9 )

© 月冷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