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冷千山

练笔和废话
bg bl gl 都吃

梅雨(压切婶)

刀剑乱舞乙女向

压切婶(默认背景为架空的未来日本……)

慢热,做了两年压切厨突然想写个文

有私设

----------------------------------------------------------------------------

梅雨

楔子

每一年六月的梅雨季节是菅野真由里最讨厌的季节,每到阴云压低天际,竟日都是雨水弥漫的季节她都会频繁的抽烟,将家里的东西收拾一遍又一遍,同时在脑海中不停的幻想着逃离这个让人沮丧的时节去往东南亚的热带小岛享受椰林树影水清沙白的南国风光。

这日傍晚,狭窄的公寓中亮着一盏孤灯。真由里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望了一眼窗外,不出意料的仍然是让人抑郁的天色,凄清的雨幕笼罩着目光所及的一切事物。真由里慢吞吞的点了一支烟,靠在窗边出神的望着街边路过的行色匆匆的狼狈路人。她能够感受到右腿的小腿处有一阵若隐若现的痛感,不强烈,却让她感觉到冷意。她想起身去拿出柜子里的毯子,不知道是因为坐久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在靠近柜子的时候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五体投地”的那一刻声响真是巨大,她感觉鼻子生疼,眼中几乎涌出泪水。在地上趴了一阵,她才缓慢的翻过身来,躺在地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能够感受到雨季的湿气,忽然的,她无端想起那个遥远记忆中的六月来,那时候也是这样昏暗的天色,梅雨延绵不绝的孤寒沁入到骨子里去,她第一遇见那人的时候。

第一章

十六岁的时候你在做什么?为升学烦忧还是为隔壁班穿白衬衫的男孩子不喜欢你苦恼?这些东西都可叫做青春,是以后漫长无聊的成人岁月中可以提取温暖的记忆。但对于菅野真由里来说,十六岁却是一道将生活割裂的分界线。十六岁以前真由里拥有正常人的人生,每天上学和回家,偶尔参加社团活动。直到那天晚上,放学到家的真由里看见进出的警察和聚集在家门口的激愤的人群,她忽然间意识到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结束了。

真由里的父亲个诈骗的绝妙高手,称得上是欺诈师的那种人渣。一场人生的豪赌骗光了自以为精明的投资人口袋里的钱,带着当音乐教师的情妇逃跑了。他离开家之前的夜晚是真由里十六岁的生日,父亲带了巧克力蛋糕和蓝色兔子玩偶回来为真由里庆祝。她记得太过深刻,那天父亲拿了一罐啤酒靠着窗户说:“日本这个国家的梅雨季节真是让人恶心,真想去热带游泳啊。”那时候在厨房刚刚忙碌完的母亲走过来恰好听到这一句,她说:“可惜钱不够去旅行呢,不过下个月倒是可以给真由里买一件新的浴衣呢,有紫阳花图案的。”

父亲只是笑了笑,那笑容非常微妙,带着从未有过的快乐和欢欣,像一切正享受着青春带来的恣意的少年。这个笑容在他消失后十余年间常常出现在真由里的梦境里,像是晦暗的天色里的一点光亮,带着生的喜悦。

菅野真由里十六岁的所有回忆都是灰色的,深暗而压抑,像是梅雨时节的天空,她和母亲两个人疲于奔命。父亲刚刚逃走的那几个月里,那些倾家荡产的人还没有要求将家里的房子拿去抵债,他们寄希望于那个男人的良心,指望他能够回到这个“家”里来。但是能够露出那种笑容的人怎么还会舍得回来?渐渐地,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拿走抵债了,那些要债人也开始变得不耐烦起来,她们只好搬出原来的房子去住一间廉价狭小周围环境混乱的小出租屋,做全职主妇的母亲根本没有工作经验,为了还债只好日夜做几份工来维持家用,但是日子却是每况愈下,催债的人也越来越多,有时候午夜也能听到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和男子粗鲁的叫喊声。直到逃走前一次,那些人将母女仅剩的东西抢走后砸光了房子里一切能砸的东西。

那天夜里,两个人逃掉了,带着惊惧和不安,这个世界真是太空旷又太拥挤了,真由里和母亲正像是暴风雨中飘摇的小舟一般随波逐流。她们不断的持续着在一个地方短暂居住一段时间,在被发现前又逃跑的的日子,可是这样的生活却不断地的消磨着人生活的勇气和热情。一天早上,真由里醒来时发现母亲失踪了。她呆愣了半晌,没有说话,也没有哭,只是穿好鞋子走出黑暗的出租屋,外面阳光灿烂刺眼,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去把她找回来。

她被发现在汛期时鲜有人迹的一座破败的桥下,自杀的。身边有一罐啤酒。那锋利的凶器正是啤酒易拉罐的拉环。非常奇异的,真由里认出那啤酒正是父亲临走前喝的那个牌子——南国之风,梅雨后的空气中充满阳光的气味,真由里在沐浴阳光时,感觉到命运吊诡的幽默。

那些政府的工作人员就是在那时候出现的,在真由里犹豫着是否要认领母亲的尸体的时候。如同幽魂一般悄无声息。因为听说没有认领的尸体会有政府和人道组织安排葬礼,如果自己认领了母亲的尸体可能面临着付不起葬礼费用的窘境。

“可以的哦,只要小姐肯为政府工作。”

那是一切故事的开端。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月冷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