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冷千山

练笔和废话
bg bl gl 都吃

细响(番外一)长谷部×女审神者

已完结短篇《爱不可及》的第一个番外,

本来想写加州旅馆的那个,但无奈今天没灵感,需要好好组织一下语言。

个人感觉这个也挺有意思,写东西真有趣

短小

-------------------------------------------

如果你是一个在七月末闲极无聊的人,在暴雨将至的前夕,除了狂风的悲号,你会发现一个关于夏末雷声的秘密。很多人以为那雷声是一瞬间闪现的暴烈,让你从骨子里打个寒战,加快向家中奔跑的速度。但有一种,在那轰鸣巨响到来之前,会有一声极其遥远的细响,它听起来像是什么从深处裂开时的响动,似乎与初春时节破冰的声音并无不同,但它不会带来春天,它带来的可能是让人惊骇欲绝的雷暴。

那是一个天朗气清的早晨,秋风已经带着些凉意,庭院里的红叶正像火一般延绵层叠,次郎和乱常常打着拿它们来做胭脂丹蔻的注意。这与每个拥有幸福青年时代回忆的平凡人并无不同,像是从万千流过的岁月中拾取的最平凡一帧。

长谷部起得很早,第一件事却并不是去寻主上。审神者在秋天容易困乏,往往不会起得太早。他习惯性的按照前一天晚上的计划行事,首先要叫醒本丸里除了主上以外的所有人(大多数刀剑会准时起床)洗,在一阵有序的洗漱之后大家一起吃早饭;之后要按照主上的安排通知太刀组和大太刀的几人去厚樫山日常巡逻,防止时间溯行军死灰复燃。这任务对于实力强大的太刀与大太刀们是不值一提的事。在出阵的人员离开本丸后就需要安排本丸内部事务,一般是一些琐碎的事务,包括照顾马儿和洗衣服之类的。

快到九点钟的时候就是该去叫醒审神者的时候了。

长谷部去了审神者的居所,但却发现情况不同往日,审神者似乎早就起了床,而且出了门。长谷部只见纸门半开着,几片被风吹来的红叶落到了门内的榻榻米上,懒洋洋的享受着漏近来的温暖阳光。他心生疑惑,怀疑自己弄错了时间,这时主上从现世带来的小鸟形状的闹钟却“布谷布谷”的叫出声来。

长谷部站在门口,“一、二、三、四……”的数着,正好是九下。看来审神者确实是早起了,而且没有像以往一样乖乖的等着他来找。

恪守职责的近侍下一步自然是要去把主上找回来,毕竟今天要考虑秋收的事情了。按照小狐的说法,本丸的稻子在这几天会达到最为丰腴成熟的时刻。吃饭是一件大事,那么收割能做成香喷喷的米饭的稻子自然也是本丸的大事,每年本丸在秋收上都需要细致的安排,确保秋收工作的有序进行。昨天夜里长谷部和审神者在工作计划安排时已经决定在早饭后就和小狐与烛台切商量秋收事宜。但是今早却不见了主上。

可是他并不急躁,毕竟审神者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她机动又赶不上自己……隐蔽就更不用说了,而且他的主上也没有和近侍玩躲猫猫的习惯。

随口问了问路上碰见的爱染和小夜,长谷部就知道审神者去了稻田。近侍马上去了稻田,但一时却没发现先到一步的审神者。

黄澄澄的稻子在小狐灵力的帮助下长得格外壮硕,走在稻田两边的夹道上,可以发现那稻子高度能到成年男子的大腿,稻穗儿则沉甸甸的饱满喜人。长谷部站在那夹道上张望,寻找审神者的踪迹,这稻田实在是有些大,秋风一吹,竟形成了阵阵波浪,在这没有人声的环境中,能听到大地丰收的喜悦。

就只有啁啾的鸟雀恼怒的想要打破这秋日的宁静,毕竟这金黄的稻谷在它们眼里像是黄金之于海盗一般诱人。但是往往,这些呆傻的小鸟们却不敢太靠近付丧神们耕种的稻田,原因正是稻田里树着的稻草人。

在稻田里树立的稻草人是短刀们的注意,审神者对此颇为赞同,他们一起收集了刀剑男士们在出阵时破损淘汰的旧衣物,和着去年秋收剩下的稻草,像模像样的制作着这丰收的护卫。现在看来竟颇见效用。

走了半晌,长谷部终于遥遥的看见审神者了,她正站在一个小山坡上,旁边是一个稻草人。长谷部习惯性的想要出声,却发现那女孩子踮起脚尖似是要与那风中的稻草人耳语。他纳罕着,心中疑窦丛生,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目瞪口呆——原来审神者轻轻的吻了那正迎风摇晃的守望者。

这时来了一阵大风,审神者的帽子随着风飞跑了,她急匆匆的去追那与风相约浪迹天涯的帽子,根本没有发现不远处的近侍。

长谷部呆愣着,他早就发现了,那稻草人穿着的就是他的旧衣,正是比照他的样子做的。他仍记得审神者亲手为它画上滑稽笑脸时的笑容。

秋日稻浪此起彼伏的沙沙低语着,那一瞬间,他分明听见心底传来一声细响。但那雷暴却尚隐藏在命运变幻不定的云层之中。

-------------------------------------------

加州旅馆估计视角有变化蛤蛤


评论
热度 ( 16 )

© 月冷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